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林蘭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大哉;“焦墨”林蘭子

2013-03-26 16:09: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梁晓声
A-A+


林蘭子与梁晓声先生赏析其绘画作品

在梁晓声工作室交谈

  我所言之“焦墨”,当然指中国画之一种;我将评之焦墨画,也当然是林蘭子先生创作的焦墨画。
  早就该评他的画了。不仅因为他是我们北京语言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的兼职教授;也不仅因为他是我推荐的;还因为,不,更因为——我是在认识他以后,才关注焦墨画的;到目前为止,中国画家中,似乎也只有他一个人执着于对焦墨画境界的追求,探索和孜孜不倦的实践。或许竟还有别人,故言“似乎”。
  我的画家友人挺多,名家、大家赠予的画集不少。心静独处,欣赏画集是我一大爱好,也是我的一大精神享受。某几位画家的画集之于我,如同好书,如同经典电影的影碟,即使看过数次,隔段时期再看,仍觉是享受。
  画集对于我是“画书”,欣赏画集对于我是“读”画。
  近半年来我常“读”的,每是刊有蘭子焦墨画作品的画集。
  事实上我已为他的画作写过一篇评论,题目用了“大美”二字。美的感受因人而异,姑且不论。此篇评论我要谈的,主要是他的焦墨画作之“大”。
  画作之大,在于胸襟之大,气度之大,境界之大。
  中国画讲求钟造化而得心源,画作的种种表现皆由心而发,皆是画家学识、修养、襟怀、积淀的外延和物化。胸中有沟壑,落笔自然意气纵横,气象万千。
  蘭子爱好甚广。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痴迷,一旦有闲暇,我便到古玩市场“淘宝”,偶有收获,心存欣喜,但谨限于各种文本典籍而已。蘭子却字画、瓷器、玉器、家具、古玩无不钟爱,每每淘得所爱,总是不惜银两,作画之余,细细把玩。这也许是因为他曾生活在山西运城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中华民族发祥地的缘故吧。
  现今收藏者众多,大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社会属性,所藏物件一旦升值便抛出;一种是文化属性,在“老物件”上寻找历史文化信息。我与蘭子皆为后者,从中受益,故多有交流探讨。
  蘭子为人宽和淡然。一次我在某书画市场见有仿其画作销售,与蘭子提及此事,蘭子却一笑置之,说:启功先生对于仿其书法作品销售的现象这样说“给人家留一口饭吃嘛!”其胸怀、气度、涵养、于平淡、悲悯之中无不彰显其“大”矣。
  想来,大自信的有无而矣。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那么多国画家,似乎只有林蘭子一人执着于焦墨画的不倦创作吧。
  焦墨在国画的色彩理论中曾被尊为“大色”。此大色为单一墨色,在表现物象上没有丰富的色彩,有它的局限性,也就是这个局限性,形成了这一特殊的绘画形式。
  但,画家中有几人敢将自己宝贵的艺术精力倾情投注于那单一“大色”的创作,呕心沥血而无怨无悔?进言之,又有几人肯?
  我将蘭子比作——彩色摄影时代之黑白艺术摄影的坚持者。
  在许多人看来,包括他的某些画家同行;也许认为他的坚持是不明智的吧?
  而如果少了他这一位“不明智”的当代国画家,中国画之焦墨画种岂不是没了继承人吗?
  我们不是经常因自然又消亡了一个物种(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而叹息不止吗?
  那么,如果我们的中国画中有一天不再见得到焦墨画了,甚至,连“焦墨画”三个字也鲜有所闻了,将是多么遗憾的事啊!倘无人觉得遗憾,其遗憾岂不是令人不知说什么好了吗?
  幸有一位林蘭子在!
  他曾对我说:“国画是广义概念。一个曾有过的画种都不能少,也不应少。每一画种都须有人继承,并使之艺术魅力发扬光大。我对焦墨画的艺术表现要义已有自己个性化的领悟,就由我来继承吧。”
  他说得极平淡。
  我听出了“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恒心。
  我从他的焦墨画中所“读”出的“大”境,首先便是他那种淡定又坚定的恒心所体现出的自信。
  而我从另外一些画家,包括名家和大家的画作中,倒未经掌“读”出同样的自信。
  何以然?
  正是:我日挥毫数十度,他人纸上十数同!中国之画家人数仅少于作家,全国美协会员加各省市级协会会员,岂止万名。所以画作从种类到内容到个人所长的风格,欲达到创作的“排他性”,真乃难而又难。于是,炒作现象司空见惯。
  唯焦墨画种,因只凭“大色”营造画作品格与意象,心无旁鹜,持定力修为者凤毛麟角。
  这成全了孤独的林蘭子可以远避热闹与耸动的炒作中心,于大静之境专研“大色”之精,从容高蹈。所谓既已如此,自当如此,如此修为,遂如此得“道”耳!
  我“读”林氏焦墨画作,除“读”出了大的自信外,还“读”出了大的状态。
  仅就风景画论,西洋画与中国画最主要的区别乃是——他们的画家一向画眼前所见;我们的画家一向将眼前所见在内心里转化为心象,使所见之形与心悟之象的复合呈现于纸上。没有一位国画家不谙此要意。
  故画作状态的大小,同时便也是画家心象大小的投映。
  几乎没有一位画家不想画出大状态,也确实很有几位大家是善于画大状态的。
  但不少画家其实是一心想画出大状态,然而呈现于画作中的状态仅小,于结果画作显见了一种适得其反的负效果。
  非因心象不大。
  乃因对其心象之大,取舍无方。更因为是心成之象,爱其“全”而不知舍剪的必要。
  我常见的中国风景画或曰山水画,以“大全景”状态呈现于画作的居多。此处所谓之“大全景”是指近景,中景直至远景甚而极远景的包罗万象——一览无余,象象皆紧缩累仄也。
  须知,纵展百丈纸,万象亦不能全。
  林氏的焦墨画未见以全作大的野心。他的画作的状态,每以两个视觉层次构图。要么近、中景结合;要么中、远景结合。他不在画作上求全。
  有次我当面问他原因。
  答曰:“海明威说他的小说往往只写出了他意愿中作品的‘冰山一角’,我觉作画的道理也如此。我放大局部,让看画的人去想象全景。”
  我认为这是智慧的画法。
  取大心象之局部放大于画作上——崖乃大山之崖;石乃大山之石;树乃大山之树;涧乃大山之涧,虽四框框之,大山之心象框不住也。
  正是:胸有成竹非一竹,千竿万竿内心里!
  然而我觉得,林氏再画下去,将注定面临画境当有突破的难点,即——取局部并放大之,留想象予“读”画人,固然是智慧的画法;但那局部,应极富生态之变才更好。大山之崖鬼斧神工;大山之石千姿百态;大山之树朽倒茁高;大山之涧此隐彼现……
  变化多端,方见放大局部的才情不竭。
  以林氏目前在焦墨画创作方面取得的迥然异于画坛雷同现象的成就,我认为突破对于他不会是做不到的。
  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也算一种祝愿吧——默默而又勤奋创作多年的林蘭子,于大家之列而收获丰硕果的时期,分明可待也!


观云图

静秋

溪涧论道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林蘭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